法国增税:一场冒险的博弈



  • 2019-06-11
  • 来源:永利国际官网

近日,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将对年收入百万欧元以上的法国富人征收75%的边际税率,以在2013年实现公共赤字不超过GDP的3%,并表示将至少推行两年。但最近法国首富、路易威登集团首席执行官阿尔诺为避税申请加入比利时国籍,再度引发法国国内对该政策的争议。

坦白说,法国准备推行的增税和削减开支等措施,能否为法国开源节流300亿欧元资金存在不确定性。其一,高达75%的高额边际税率,意味着法国富人将缴纳其收入的3/4的个税,而这很容易触发法国资本外流和富人移民。如目前西班牙在最近3个月内国内资本外流规模达该国GDP的52.3%,就源自西班牙国内担心政府公共债务危机和经济衰退,会促使政府以增税缓解公共债务风险。近日路易威登掌门人阿尔诺申请比利时国籍,预示着若法国政府对富人实施75%的个税税率,确实容易引发法国资本外流和富人“出逃”。毕竟,目前法国居民和企业的税负已相当高企,如其企业所得税税率为33.33%,剔除即将开征的75%的富人税税率,个税税率实行0~52.75%的高额累进税制,增值税标准税率为19.6%,而社会保障税率为20%至30%。

其二,向法国富人征收高额税收,虽有助于使法国政府暂缓对其高福利制度的变革,平衡政府公共财政赤字,但高额税负意味着国民收入中将有更多的资金变成政府税收,用于政府主导的再分配领域,从而很容易影响法国经济的内生性增长,而这些资本本可留在私人部门创造经济增加值。如当前法国政府开征的富人税,主要是用于平衡政府公共财政收支,属于典型的消费性资源,而非生产性资源。而法国政府提出的300亿欧元开源节流中,其中的100亿欧元是向企业征税,反映企业同样面临增税困惑。

可见,相比希腊政府为偿还巨额债务和刺激经济,而采取出售岛屿、设立经济特区,以吸引私人投资的做法,法国对富人增税对经济带有明显的牵制效应,也很难使创新型企业和中小规模企业受益,因为对富人增税并不主要用于对这些企业的减税。同时,对富人增税或将拖延亟须改革的法国高福利体系。事实上,当前法国高福利制度是导致其公共债务高企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此,偏左翼的法国政府选择对富人增税,而非适度调整高福利制度,透射出法国政府促进经济复苏、改善公共财政与维持选民支持率间的两难困惑。当然,在经济增长乏力下,对私人部门轻税薄赋,甚至适度调整高福利制度以节流无疑是可取之策;而对富人增税若引发资本外流,经济内生增长萎靡,那么增税保高福利的策略安排,很容易物极必反。

毕竟,高福利源自私人部门的财富创造,而非高税负,对富人和企业计划分别征收100亿欧元的税收,短期可保障高福利体系的稳固,但中长期看高福利体制依然面临改革调整之考验,且改革的压力和可伸缩空间将比现在更为逼仄。毕竟,政府增税与富人和企业避税,是施力与应力的正反馈,此时以爱国与否评判富人和企业避税,虽可居道德制高点,但难以产生硬约束。

|||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