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系遭追讨4000万欠款 幕后老板身家70亿



  • 2019-06-12
  • 来源:永利国际官网

  ◆每经记者 王文嫣 发自上海

  10月8日,浙江纵横控股集团董事长袁柏仁首次以70亿元的身家入围胡润富豪榜。然而仅过了15天,纵横集团便被曝发生了财务危机。两个月后,在上周五,某银行上海市分行将纵横集团的进口代理公司――上海金源国际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源公司”)推上法庭,索赔4张到期信用证项下的595万美元 (约合4000万元)垫付款。纵横控股集团作为担保人之一也一同成为了被告。

   银行追讨595万美元垫款

  近日,某银行上海分行与“纵横系”旗下公司的信用证开证纠纷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原稿诉称,今年4月30日,金源公司与银行签订了授信额度为5000万美元的信用证开证合同,同时与纵横集团等3家公司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对金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之后,金源公司陆续到银行开列了7张信用证,除去开证时支付了10%的保证金,之后金源公司再未向指定账户打入过任何资金,空缺款项累计约661万美元。从本月11日起,其中的4张信用证陆续到期,银行被迫向国外托付银行支付了595万美元垫款,并据此向金源公司以及纵横控股集团等3家担保企业追索垫付款项、利息和违约金。合议庭将4张到期信用证与另外3张信用证作了分案处理。

  金源公司的代理律师在庭上承认拖欠银行款项的事实,并称金源公司是纵横集团的进口代理公司,至开庭时仍不具备偿还能力。无力偿还的原因要归结于纵横集团发生债务危机,拖欠该公司相应的款项。是否能够向银行偿还欠款也完全取决于纵横集团的重组。金源公司向合议庭递交相关证据,以证明纵横集团对所有委托金源公司的行为均无条件承担第一保证责任,请求直接向纵横集团追偿欠款。纵横集团当天未派人到庭。

  由于被告方对涉讼的款项以及结算方式存在较大异议,需要一定的举证期限,因此合议庭在质证部分结束后宣布休庭,择日继续审理。

   地方政府证实拟重组企业

  今年10月份以来,纵横控股集团出现了现金流短缺的情况。造成资金周转困难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国际石油价格暴跌引起国内化纤原料和产品价格大幅下降造成亏损,纵横集团采用信用证进口原材料PTA亏损更甚;另一方面也是纵横控股集团自身经营不善,对外盲目投资,战线过长,一些长期投资占用了大量资金,在短时间内变现较难。

  绍兴市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市政府目前已成立解困工作领导小组,同时组建了5个专项工作组重点核查纵横集团资债情况。据媒体报道,清算组对纵横集团初步核算后发现,集团至少亏损20亿~30亿元。有7家企业对纵横集团进行了担保,而纵横集团对外担保的企业有18家之多。

  “至于是对纵横旗下产业全部进行重组,还是只重组纺织这一块,目前尚无定论。”绍兴市政府这名工作人员最后这样告诉记者。清产核资、债权债务处置的同时,他们也在寻求最佳的企业重组方案。而当记者致电纵横集团时,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只表示,目前该公司3800名职工没有裁掉一人,一切都在正常运作,工资发放情况也是正常的。

   纵横曾靠开信用证被盘活

  《每日经济新闻》获得证实,纵横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袁柏仁目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0月8日,袁柏仁作为绍兴唯一一位本土企业家,以70亿元的财富首度入围胡润百富榜,排在第76名。据悉,袁柏仁就是通过银行开远期信用证先行购买国际先进设备,从而盘活了纵横集团的前身――当年处于亏损状态的绍兴县色织五厂。

  外界有不少意见对袁柏仁投资手段的评价是“空手套白狼”。那么通过开信用证“空手套白狼”是怎样实现的呢?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院长贺小勇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国内的买方和国外的卖方签订合同后,国内的买方就可以到银行申请开信用证,受益人为国外的卖方。之后开证行和国外的卖方就形成了一个单独的合同,国外的卖方只要提供相符的单据,国内的银行就要进行承兑。若国内的买方失去偿付能力,银行必须垫款承兑。

news_keyword_pub,futures,TA905

     相关报道:

    双面袁柏仁

    纵横集团逾40亿贷款大起底:银行联合拯救

    精功系称没有为浙江纵横集团担保

    绍兴政府成立担保公司化解纵横集团45亿担保圈

    纵横集团崩盘 纺织业险情接连引爆

    纵横集团董事长入围百富榜15天后公司陷入危机

    三联商社敦促三联集团清偿欠款

    易初莲花拒还欠款遭极刑罚单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finance.sina.com.cn/g/20081223/02572587416.shtml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