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县委书记:权力背后压力大 慨叹是高危职业



  • 2019-06-14
  • 来源:永利国际官网

  “以前当县长的时候是‘没时间睡觉’;现在当了县委书记是‘睡不着觉’”。发展经济的压力,使他们时刻处在一种上紧发条的状态

  到今年1月,蒋建明任沭阳县委书记刚好满两年。从2002年4月被省里选派到宿迁市任职起,他在沭阳县工作了近9年。“来的时候,儿子刚上初一,现在都已经大四了。”他笑笑,摇摇头。

  从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到县长,再到县委书记,蒋建明亲历了这个苏北欠发达县的巨变。“沭阳是江苏人口最多的县,而在15年前也还是全省最穷的县,名副其实的江苏‘省尾’。”

  2010年的成绩单,足以让沭阳县扬眉吐气:全年完成一般预算收入逾26亿元,实现两年翻番,跃居苏北23个县(市)第一位、全省50个县(市)第十五位。沭阳成为苏北的“领头羊”。

  蒋建明坦承:他这个“班长”,时时刻刻感到肩上的责任和压力,自己的思路、素质、能力、水平,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影响不小。尤其是对于沭阳这个发达省份的欠发达县,更是如此。“所以一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在和沭阳的乡镇和部门“一把手”座谈时,他们对蒋书记的感情是复杂的,内心很佩服他,但也有点怕他。“感觉他时刻拿着鞭子在后面抽!”一位干部说。

  对于干部,沭阳县有一套堪称严厉的考核体系。在沭阳,当懒官、庸官、太平官是绝对不行的。就在这一两年中,沭阳县就有6名县乡机关“一把手”、9名副职干部、26名中层干部被免职、降职或交流,原因就是在考核中没有过关。

  “有苦头,有甜头,有干头,有盼头,有奔头。”蒋建明这样总结担任县委书记的感受。

  记者跟踪采访的几位县委书记,几乎都是这样一种时刻上紧发条的状态,心里想的最多的还是发展。

  “处于‘白加黑’、‘5+2’的工作状态。”广西荔浦县委书记罗永东说,“以前当县长的时候是‘没时间睡觉’;当了县委书记是‘睡不着觉’。”

  压力大――这是县委书记们的共同语言。

  跟随河南巩义市委书记李公乐去企业调研的路上,发现他一直眉头紧锁。原来,用电紧张的问题困扰着他。

  “我们这几年在节能减排方面,先后关闭了50多家小水泥厂和近百家小火电厂,但一个大型火电厂项目都没上。”李公乐很是焦急,联系供电部门了解情况,并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停电必须通知到企业,确保生产安全,要首先保高科技企业,压耗能高、污染企业和税收少企业。尤其冬季用电高峰到来之后,要优先保障城乡居民生产生活、农业生产及抗旱、医院、学校等涉及民生的用电。”

  此前,李公乐多次跑北京,找到国家有关部门,一是在建设电厂的问题上请求国家政策支持,二是找专家学者帮忙分析国家政策,剖析一下巩义转型之路怎么走。“发展速度不能慢下来,但是,发展方式转变同样刻不容缓,两篇文章同时做,压力确实不小。”李公乐说。

  “对县委书记而言,县域经济发展的压力,仍然是最大的压力。”湖南衡南县委书记周千山说,“兄弟县市都在你追我赶,大踏步前进,稍不注意,就要被甩在后面。地方经济发展不起来,不仅财政吃紧,老百姓的钱袋子也鼓不起来,为政一方,不能造福百姓,于心有愧。”

  “权力”的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压力:发展的压力、社会稳定的压力、抵制腐败的压力……有人慨叹,县委书记也是一种“高危职业”

  在荔江桥头防洪堤上,罗永东停下了脚步。

  “这是自治区中小河流治理工程中的荔江防洪堤,两头都修好了,就差那一截,遇到了征地补偿矛盾,拆迁工作很不顺利,县委县政府不知道做了多少工作,就是说不通。虽然法院已经判决要强制执行,但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难度,所以按计划本来应该完工的项目,现在还只能停工。”他盯着不远处一片破砖房,陷入深思。

  对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二者的关系,罗永东有自己的理解:“就像跷跷板的两头,一头按下去,另一头就会跷起来,如何做到平衡,那需要高超的艺术。”

  如果说发展的压力、考核的压力是有形的压力,那么,对于县委书记而言,更多的可能是这些无形的压力。

  当了4年多的县委书记,周千山被群众堵门的事情也有发生,且不止一次。就在记者跟随他出席县重点工程建设协调指挥部指挥长会议的途中,他接到一个老上访户的电话。在会议室门口,周千山和他作了简短的交谈。




    • 娱乐排行